• Share on Google+
【五四百年追梦青春】“鲜肉”军医张彦:跨越硝烟与生死
shuai 2019-05-09

  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

  营地设在艰苦地区、偶有武装摩擦冲突事件,自2007年起我国赴黎巴嫩的维和医疗分队承担着国际人道救援重任。

  2010年6月,西部战区总医院(原成都军区总医院)医生张彦接到赴黎维和任务。1个月前刚刚结婚,望着身边的孕妻和年迈的母亲,张彦毅然踏上赴黎征程。

  “军医就是一个兵,在面对突发事件的时候,军人的属性是不可替代的。”

  作为医生,与死神搏斗;作为军人,与战争博弈。军医,就是这样一个穿越生死、追守和平的特殊存在。

  立志从医:圆军医之梦

  “小时候父亲的身体不好,自己也是体弱多病。”对于童年的记忆,医院是张彦绕不过的地方。

  张彦2岁时父亲染上了乙肝,最初是急性乙肝,随后慢慢发展成慢性乙肝、肝硬化。

  常年患病的父亲,让小小的张彦意识到医疗的重要性,一颗治病救人的“医者种子”,深埋心底。

  “相逢是首歌,同行是你和我,心儿是年轻的太阳,真诚也活泼;相逢是首歌,歌声是你和我,心儿是永远的琴弦,坚定也执着……”1997年,一部热播剧《红十字方队》让歌曲《相逢是首歌》传遍大江南北,也让军医大学青年人的热血奋斗精神感染了每个人。

  “考军校,当军医。”多么想去军队,圆一个军人梦。接受军队的洗礼,接受人格的锻造,去感受战友之爱,集体之爱。

  抱着这样的理想,1999年张彦如愿考入第二军医大学,成为一名军医。

  军医和普通医生有什么差别?在张彦看来,军医就是需要具备两种属性:既要有医生的仁心仁术,又要有军人的军事素质。

  “我是医生,学历学位、临床技术、科研教学、认真负责、仁心仁术等要求都要具备;同时我也是军人,令行禁止、绝对服从、政治素养、军事素质等要求也要合格。”张彦如此说道。

  接受挑战:接维和重任

  2004年,张彦本科毕业后被分配到西部战区总医院(原成都军区总医院)工作。因工作需要,他先后在呼吸内科、心血管内科、重症医学科任住院医师、主治医师。

  在不同科室工作,这无疑是一种挑战。张彦自言,因为不同的专科在考虑问题和处置情况时,会有很大的不同。而这种差异,往往会成为各专业之间的“矛盾”。

  但挑战的存在,并没有打击到张彦。每当有病情处置“矛盾”存在于内心时,虽然也会让他时不时有些苦闷,但大多时候会帮助他更全面地评估病情。

  2010年,张彦接受了一项更加严峻的挑战———赴黎巴嫩执行国际维和任务。

  临出发前,望着身边的孕妻和几乎独自抚养自己长大的母亲,张彦的内心充满了担忧和愧疚。“但是军人要以服从命令为天职。”军令要绝对服从,至此踏上赴黎行程。

  在黎巴嫩执行任务期间,由于当地条件落后,张彦所在的维和部队医生要克服许多困难。

  期间发生过几次武装冲突,虽然离营区有一定距离,但真实地感受到战争硝烟,那种紧张的状态还是令张彦终生难忘。

  说起在黎巴嫩执行维和任务的经历,有一个遗憾也让张彦难以释怀。在黎期间,正值妻子因生产已住院3天,张彦担忧妻子的情况,却不能陪伴在她身边。

  “孩子出生的那天,狂风四起、大雨倾盆。”在黎巴嫩的营地值班板房里,张彦的心随着雨点撞击屋顶和墙壁的声音,久久不能平息。

  最后从网络视频上看到孩子和疲惫的妻子,张彦直言觉得很愧疚。“那一天没能在他们身边,注定会成为一生的遗憾。”

  但维和任务的圆满完成,也是一生难忘的回忆。黎巴嫩营地马家永镇的哆啦大妈常年被头痛困扰,在当地雇员的带领下,来到中国维和部队所在的二级医院就诊。

  经过多次诊治,医生发现她同时患有高血压和偏头痛,而哆啦大妈此前的就医诊治并不规范,因此头痛病时而复发。

  通过中国医生一个月的治疗后,哆啦大妈的头痛明显缓解。这让她在镇上逢人便说:“中国医生好。”还为中国医生送来了自家种的橄榄,以表谢意。

  这样的事例还有很多,最终张彦所在的维和部队在黎巴嫩接诊3892人、住院47例、危重病人23例,完成手术158台,人道主义救援838人,张彦本人也被授予和平荣誉勋章。

  努力传播:撒下科普的种子

分享文章轻松赚奖金!
将连结分享文章给好友或是贴至论坛、社群网站上,只要有人点击你分享的文章连结,就可以赚点击奖金,最棒的是,你还有机会可以再赚到一笔可观的【成交奖金】
分享你的专属连结,让生活更美好!